月度归档:2014年09月

不洁恐怖的病例

下面的病例是一位38岁的有夫之妇,削木松鱼引起的恐怖病例。此例应属于不洁恐怖。她的发病原因,是6年前婶母患中毒性细菌性痢疾住院,从那时开始,患者便形成了担心被传染疾病的恐怖症。买东西找来的零钱,她也担心此钱是否由痢疾病人接触过。她作为照顾婶母的陪人,连到药房去找来的零钱,如果不立即在药房使用,就放心不下。经常因为传染病的问题而十分揪心,悬念不已。随后发展得,看到消毒车也恐怖不安起来。

那一年的年底,婶母又因中风住院,她又负责护理。因婶母平时对腥臭味十分讨厌,致使患者不知不觉地也受到了她的影响,既讨厌腥臭味,也讨厌鱼类的腥味儿。从那以后,虽然对以前的那些传染病逐渐慢慢地忘掉了,但却又对鱼味儿经常不能忘怀。去过鱼店之后,既使上了电车,却仍然好像有鱼腥味儿。自己虽然也觉得自己有些模模糊糊,但却总是忘不掉它,终于发展到连觉得似乎接触了鱼腥的衣服也不得不重新洗一遍。有时候吃了鱼肉、山芋做的蒸饼之后,一缝东西,又突然觉得蒸饼里带有鱼腥味儿。终于因忍受不住,只好再去洗手、漱口。又有一次忽然由木松鱼联想到削木松鱼时那种肮脏的情况(木松鱼,又名鲣鱼。金枪鱼科,体呈纺锤形,长达1米,头大,吻尖,尾柄细小,背黑腹白。供鲜食或制成咸干食品,是主要的食用鱼之一。日本的高知县、鹿儿岛和静冈县盛产且甚有名。日本人的习惯吃法是烤干后削成片再吃。故“削木松鱼”一词已成为日本的日常生活用语——译者注)自己这祥模模糊糊想着,越发要忘掉它、不想它,却越是放心不下。最后,终于从早到晚脑海里总是萦绕着“削木松鱼”的事儿。最后竟然连“削木松鱼”这个词儿及对相关事物一看、一听、一想也都害怕起来。甚至一听到邻居削木松鱼的声音,也想要彻底洗净自己的衣服。因为与附近邻居共同使用一个水井的水,所以每天早上都要特意早起打水,如果不是她第一个先打,便觉得井水已被其他削过木松鱼的人打过了,就不能再打这个井的水。傍晚外出的时候,也总是担心是否会从什么地方传来削木松鱼的声音,甚至因此而战战兢兢,步履艰难起来。有一次看到火车上装满木桶的货车,又听说这种木桶是装木松鱼的木桶,以后只要火车每次经过这里,为了验证这趟火车是否载有装木松鱼的木桶,不睁大眼睛看着火车走过就放心不下。最后只要听到火车的声音就害怕,在别处看到这种大木桶也胆战心惊地害怕起来。即使只想到与木松鱼有关的意思,或听见了削木松鱼的声音,这就得赶快把剪刀、尺子等擦洗干净,否则就提心吊胆,放心不下。

象这样的强迫观念患者,只是由于某种偶然的机会,便对某种特定的不快情感执着心中。而后,越想避开这种不快感,使自己变得轻松愉快一些,却越是不能自拔、恶性循环起来,终于形成一种完全违背普通常理的思维形式。

鼻尖恐怖的病例

在此,拟列举二、三个实例,以资说明强迫观念的性质。

有一位应该被称做鼻尖恐怖的患者,20岁的高中学生。身体健康,学习成绩也是优等。约在3年之前开始发病。当时正处在迎接考试的复习热潮,无意之中忽然发现了自己的鼻子尖,于是,即使是正在看书的时候,眼光也总是不断的扫视它;越是不想看它,不去注意它,却越发要去看它;越想把精力集中在读书方面,却越加放心不下似地总得不断去看,以致精神恍惚不安,一点儿也学不进去了。此后,不只是对鼻尖,逐渐对胸前的金属扣或周围其他的什么东西,总是恍恍惚惚,若有若无地不断闪现在眼前。令人焦急不安,烦躁难耐,直至恶心不止,催人作呕。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发生了精神错乱的毛病。为了不让自己看到鼻子尖,患者便一面学习,一面用手掩盖着鼻子,有时候嫌用手碍事,便把书高高举过额头去看,或者捲起手帕拿它捂住鼻子。因为患者是个住校生,还有许多同室的学生在旁,所以便又出现了其他同学对自己这些举动或状态会怎样想,是否怀疑自己精神失常等各种各样的疑虑,总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象这种连自己也觉得愚蠢难堪的事儿,又不能对朋友或对父母双亲说,于是便埋怨自己肯定是大脑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其他人都轻松愉快地集中精力学习,唯独自己不知是何原因陷入了这般人皆不知不晓的苦恼之中,甚至感到渺茫无常,虚幻厌世起来。请医生就诊后,说是神经衰弱,还让服了药,却丝毫不见什么效果。也试验过打针和精神疗法等许多办法,结果却白白浪费在迷途岔路之中,最后又终于进行精神修养或宗教信仰,但仍难以如愿以偿。象这样,患者越是凝神苦思,多方设想,却越发把心思用在鼻子上,执迷不悟、朝夕难忘,连躺到床上睡觉的时候,鼻子也在眼前恍恍惚惚地闪来闪去。最后,终于下了决心,经过长崎,又特意来东京接受我的治疗。这位患者虽然一面经受着这样的苦恼,却仍取得了优秀的学习成绩。因此,没有让他休学。这种情况,是我们所说的神经质表现之一。而且和我所说的意志薄弱型强迫行为有明显的区别。这位患者来我处就医后,仅仅十天左右就已痊愈。这虽然是3年之前的事情,但患者却至今未曾重犯,仍然住校就读。

强迫观念的种类

强迫观念的患者,为了使自己不去感觉或不去思考某一特殊的事物,反而经常被恐怖所驱使。因此,对于这种症状的命名,便针对有关症状来进行命名。

关于强迫观念的症状,几乎千差万别。现就记忆所及,对其中较明显的列举如下:

临场苦闷(由于猝倒恐怖、麻痹恐怖,心脏麻痹恐怖,精神错乱恐怖等原因而害怕去某一特定的场所)、不洁恐怖(洁癖)、赤面恐怖(有在人前发生震颤的恐怖、对人正视的恐怖、被人呼唤的恐怖、群集恐怖等多种形式)、精神病恐怖、杀人恐怖,盗窃恐怖(有害怕盗贼的,也有害怕说自己是盗贼的),渎神恐怖,火灾恐怖,闭所恐怖、高所恐怖,尖端恐怖,吉凶恐怖,数数恐怖,遗忘恐怖、背德恐怖,错误恐怖,误解恐怖,怀疑恐怖、计算恐怖、读书恐怖、夜晚恐怖、疾病恐怖、梅毒恐怖、癫痫恐怖、遗尿恐怖、有关性欲的恐怖等等。说来无限,数不胜数。

强迫观念的定义

所谓强迫观念,是针对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非要想的事物,这种精神冲突的现象叫强迫观念。具体的说,当自己对某件事出现某种感觉或想法时,因它给自己带来不快,或要想要做的事情,因为带来麻烦、感到为难,所以,便要求自己尽量不去感觉它,思考它。这样一来这种感觉和想法,越发对之厌恶,越发对自己纠缠不休,想摆脱便越加强迫性地涌现出来,困扰着自己。所以起了强迫观念这个名字。象所谓“烦恼的狗,撵也撵不走”那样,不断受到自己精神中那狂犬的威胁。这里所说的有关强迫观念的必要条件,就是对于某种感觉或想法有一种不要再感觉,不要再去想的对立。如果没有这种对立,就不会成为强迫观念。再者,倘若在形成强迫观念后,一旦这种对立消失了,强迫观念也就没有了,烦恼也就消失了。例如仅仅受到眩晕的苦恼,害怕中风猝倒,或讨厌不清洁,见生人害羞,受某一疾病的苦恼,对某一事物过分介意等。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能把它看做强迫观念。

说到所谓的烦恼或苦闷,是指在精神领域中发生冲突带来的苦恼。有一本叫做《水波喻况异同章》的书,佛教在此书中把人的精神活动比喻作水,把精神冲突比作波浪。在我们总想避开时常面临的痛苦,总想否定和压抑不断出现的欲望,这些痛苦和欲望当然不能自动避开,也不可能被否定。面对这一事实,便又想通过再进一步的思考与努力去处置它,支配它。为此,便必然发生精神上的冲突。对这种情况,我特意命名为思想矛盾。看来它和禅家所说的恶智般若心经所说“梦想颠倒”(即幻想错乱)的意思大致相同。就象由于错误的想法去做根本做不到的 事情,盲目地进行着各种努力。好比与柱子或幕布角斗,在墙面上跑马,枉自疲于奔命,在痛苦的基础上,再去重复新的痛苦,这就会产生烦恼。一般地动物或儿童的痛苦,只是原来程度的痛苦而已;有什么欲望,也只是原样所具有的欲望罢了。所以,他(它)们既不出现烦恼,也没有强迫观念。一般动物在临死的时候,虽说也出现所谓死亡的苦恼,虽然也抓心挠肝地焦躁挣扎,但那只是一种单纯的痛苦,如果把它和烦恼混同起来,便不是一种正确的解释。烦恼是在知识和认识发达的基础上,作为恶智的一种,才能出现的东西。因此,精神尚未充分发达的儿童或白痴是不存在所谓强迫观念的。

牵强附会一律归咎于病

“身体经常倦怠酸懒,因而精力十分匮乏。特别夏天,是令人讨厌的季节。饮食方面,正常情况下还没什么问题,一旦过量,便胸腹胀闷得难受起来。”夏天倦怠,过饱难受等等,也全都把原因怨在病上面。患者在书面报告中,对因赤面恐怖,与一位地位高、年长的人讲话就心跳过速,在学校被老师指定读课文时就面红耳赤,声音震颤,和人相遇则不能正面对视等等类似的情况也都作了详细地记载和描述。“脑子稀里糊涂,有时虽非有意识地去看什么地方,却总凝视着前方,在那里迟迟发呆,一味地思考些无聊的琐事。对小孩因感到太扰乱人而不大喜欢。”一切的一切,都牵强附会地和病挂起钩来。

“因为讨厌地震,不论是任何程度的微震,身体也能感觉得到,脑袋好像在丝丝地透气。由此养成了用左手去触感左侧颈部动脉的癖好。”

“回想起自己说过的话,会给别人和自己些什么感觉后,再和别人说话时,便因为讨厌说话而沉默起来。”如果对人不发生任何思考,对一切都无所谓、不在乎,那他很可能是痴呆或是意志薄弱者。这位患者的精神效果很好,小学时代就是成绩优秀,初中更是前3名。从初中开始虽然经常受到疾病痛苦的纠缠,成绩却仍然属于优等。所以,可以肯定他的活力是相当强大的。

“在东京大学医院神经科接受了诊断,据说没什么大问题,要我什么也不用担心。可以放宽心思、不必愁苦。最后给了药。拿着大夫写的处方到了药房一看,原来是些治胃的药。由此没再去治。”患者如果好好想一想这些情况,也能断定自己并没有病。虽然明明知道完全是自己的心意不满足,但却经常以自我为核心,不满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所到之处,一味地只是不相信和不满意。再如常见医生对患者提出“啥也甭想就可以”之类的非常无理的要求。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几天内不吃东西,也可以几天内丝毫不活动,但却不可能几天内啥也不想。停止呼吸或停止心脏跳动,也都是不可能的。我们平常无论干什么、必须弄清楚可能与不可能的界限。无论医生或普通人,认为人可以啥也不加思考地活着的想法,是很奇怪的。

这样的患者,不论是在接受那位医生诊断的时候,都会因为担心不知道是怎样诊断而忧愁不安,并加快了脉搏的跳动。这时的脉搏,和患脚气病及心脏病时的脉搏不同,因提心吊胆,畏首畏尾而微微地颤抖。而且,即使在短时间的诊察过程中,也要出现各种变化。诊断的结果,患者一安下心来,脉相就减弱。让他走动或上下楼梯,相反地倒会出现脉搏减弱的现象。这和真正的心脏病恰恰相反。一般医生对这位患者也许会马上断定他的脉搏快是属于脚气并发症,但是,这位患者现在却没有脚气的表现。

据他说自从16岁以来每年都患脚气,而且至今仍留有症状。那么,他现在应该还保留着脚气的症状。但是,之所以没有,就是因为他以前所说的脚气,可以说实际上只是神经质的一种表现。另外,如果注意一下患者心悸加剧发作时脉搏的变化情况,也可得知完全没必要打针或用冰袋作冷敷。我对这样的患者,当他发作的时候,坚决命令他决对不准使用冰袋,或随便对心脏施加各种什么治疗。这都是战胜恐怖的首要手段。

因母亲脚气冲心陷人死亡恐怖

当年暑假,他的养母于产后突然因暴发型脚气冲心去世,患者亲眼目睹了母亲临死前的痛苦情况,因此留下了对死亡恐怖的强烈印象。另外,由于担心父亲糖尿病的遗传而经常受到死亡恐怖的袭扰。

10月与朋友旅游时,造成过度疲劳。此后5天,发生心悸加剧。在京都大学医院,被断为脚气,为此卧床约有半个月。

“11月27日,可能是为了描绘制图,引起了严重头痛和心悸加剧,使用了输氧器,服了兴奋剂酸奶饮料。第二天去医院接受诊治,据说这很可能是神经衰弱引起的,并给了有关的药物。情况稍有好转后,12月2日,又一次描图,在校时便感觉难受,回家途中,产生了莫非这一次真正要死的恐惧。脉搏次数大约也在120次以上。回家后,立即在心脏处用冰袋做冷敷,然后睡下。下午10点,脉搏恢复到大约80次。

那之后,感觉医生等人不过是马马虎虎,信口胡说,今后不可再信。”

“自己感觉心脏不好的原因,可能是神经衰弱的缘故。似乎也可能有几分脚气的原因。现在腿脚稍有些麻痹,觉得心脏本身也有些不好。”因为患者已经丧失了对医生的信任,便独自一人随意诊断。

“病情恶化的时候,指甲变紫,心情越发感觉不安。似乎听到心脏有咕噜吐噜的响声,觉得脉搏也不正常、呼吸似乎堵塞、胸腔也深感痛苦。心脏的跳动好象与呼吸情况直接相关。脉搏强劲时常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身体的大部分地方都能试到脉搏的跳动。刚要想学习,但一坐下来,便觉得脉搏在胸膛内咚咚作响,一点儿也静不下心来。发生愁闷的时候,脉搏更加变快。稍有急躁,呼吸就感觉困难。平时脉搏却只有60次左右。病情恶化时、当着朋友们说到自己脸面胖了时,便考虑是否患了水肿,联想到母亲的相貌,更加忧虑起来。即使平静的时候,有时由于突然出现一阵大的搏动,更加受到恐怖心情的袭扰。拿起箫一类的东西一吹,便觉得有些眼花瞭乱。小便时,好像觉得旁边有人或正在等待自己,而尿不出来。一去医院,脉搏就加快,呼吸也极不顺畅。早晨一旦因忙于上学感觉不舒服时,这一天就再也改变不过亦”。

这些情况是任何人在忧虑或恐惧时都有可能发生的一些心理现象。患者把这些情况集中起来进行细微地观察,并把它当做疾病的症状看待,这就越发会受到恐怖的纠缠。从患者这些话中,也可以看出患者有不必要的忧虑症。忧虑的结果,必然会引起各种各样的变化。然而,正如所谓“梦里的有和无,均为无;迷惑中的是与非,仍为非”,自己在我已患病,这样错误的前提下进行推理判断,必然越发重复过的错误。其逻辑公式必然是“是非合一仍为非。”就象自古以来所想象的“心理活动存在于心脏”,恐惧是直接影响到心脏运动的一种刺激,这些患者等人也都认为脉搏过敏这种叫法是很恰当很确切的。我们的感觉也是通过不断地反复练习使之敏锐,而这些患者的恐怖心理也是通过经常的修养练习逐步明显起来的,倘若患者首先舍弃自己是病号的前提,再来观察自己的话,那就可以看清自己的一切症状,都是由恐怖引起的。但因这很难做到,所以患者便只能在迷惑的基础上重复着迷惑,并不断地发展延续下去。

精神性心悸发作加剧

有一位22岁的学生,体格和营养都相当好,各处均未发现异常。仅仅脉搏有些精神性过敏。常常由于情感的变化,脉搏次数很容易出现变化。

患者在接受我的诊断时,首先出示了他写的“……特别是对于神经质这、不仅仅是根据患者的症状,我认为对该病本身的理解情况,也能使之更加正确的诊断。所以我先写了自身的经历,其它不足的部分,准备随后补充说明。”其中,详细记述了他的亲身经历、境遇变迁和思想变化等内容。计大约有25页稿纸。这篇自述,确实是写了些非常必要的情况,唯独写的稍有些过分。但从医生的角度来看,只不过写的都是些患者最关心的情况。象这种为了自我满足而无暇顾及其它的作法,乃是患者的心理特征之一。

看过这篇自述的全部内容,虽然可以更加充分地了解患者的心理。但却需要阅读大量的页数。为了节省时间,只好从其中的各个方面来摘选,借以说明神经质的特征。

他以往的病历,幼年时代曾患过副伤寒,以后患有习惯性头痛,小学6年级前后,还曾进行过所谓治疗神经衰弱的注射,到初中三年级为止,曾参加过与常人相同的普通体育活动。但从16岁的夏季开始,几乎每年部长脚气。I7岁的春季,考入庆应大学,不久便出现了心悸加剧。曾在庆应医院住院两个月。“也许是从那时开始,神经质(?)症状,日趋严重。或许是与生俱来,先天就如此。但从那前后开始,对异性发生憧憬感,时常写诗作词,形成了令人讨厌的、多愁善感的脆弱感情。”如果患者不连这些情况写出来,医生有可能发生误诊。这样一写,不仅是医生,其它人看了也能断定,这和诉说“我也许有些神经过敏,冬天一到,就觉得发冷”之类的愁虑相同,并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由此可以推断得知,患者的心理状态,只是一味执迷不悟地在那儿自我内省,硬是在那里构思他和别人之间的区别。

经过家庭成员证明,当年10月,他曾在某医院做过腋臭手术,归途中,在电车上曾因发生脑缺血,出现了引起周围人们一阵骚乱的情况。这次也曾入院,约两周左右以后出院。

象这种所谓神经质性质的脑缺血,必须详细调查询问其有关情况。然而神经质的症状,主要表现在精神方面,多数情况,只是恐怖引起的。它和真正的脑缺血或歇斯底里发作等症状,完全不同。许多患者往往把它主诉为中风,但它并没有丧失意识,也没有真正的猝倒。尽管有些心情不太好,但自己心里明白,在到达安全地方之前,也决不会摔倒。而真正的猝倒者则决不会还具有这样的意志自由。,

在校期间没有朋友,必然出现孤独感或忧郁状态。对于未来的人生目的,也会感到十分渺茫和苦恼。在他21岁的3月份,转入京都大学学习。

森田疗法格言语录

——摘自网络

顺应自然
1、自然。人们的思想认识中常常存在许多似是而非的奇怪的观点。大自然确实永远是纯真的美丽的。动物界的现象也是自然,人类社会的现象也是自然,物价昂贵也是一种自然。为什么只把干枯的贝壳、远远眺望到的山与大海等和我们关系疏远的东西看作自然呢。不但不断冲刷岩壁,反复流动着的波涛属于大自然,不论宏观的或微观的,在观察我们周围的自然现象时,看到的那不断努力、不断奋斗的人们,也是自然。

2、顺其自然。对出现的情绪和症状不在乎,要着眼于自己的目的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对待不安应即来之则安之”,“对情绪要顺其自然”,仍然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如果出现了不安就听凭这种不安去支配行动。

3、听之任之。贵函有所谓“努力把痛苦当作痛苦来接受”的说法,倘真这样努力,就又使痛苦成为双重了。实际上即使不努力,痛苦终究还是痛苦。所以,想特意设法取消痛苦这是多余的。降临在身的灾难,涌现心头的痛苦,除了承认事实、听之任之,别无它法。就像禅家所说“心头无杂念,烈火也觉凉”那样,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若再专心致志的祈求听其自然,或用上力气去灭却心头杂念的话,那就已经既不能顺应自然,也不能灭却心头杂念了。

4、不必刻意安排。我们只要能照朴素的欲望去活动,就可以了。不必害怕心身的消耗或毙命。因为在我们身体中,存在着象安全阀那样起到自我调节作用的东西。因此,没有必要死按那些机械的理论去休息或休养。在活动的过程中,就会不断调剂急缓,自然进行工作上的变化,通过它是可以自动调节的。

5、随机应变,“人是思维的芦苇。”这是我们人类心理活动的一种事实。人是一种必须思维的动物,这是人自身的一种本性。然而,反过来说,如果因为认为不思考不行,便不断努力对自己和自己的心思进行鞭策,这样的做法,就像企图拿手来推动电机,帮助电机加快速度那样,这种努力是徒劳无益的。劳而无功是它的必然结果。人们如果都能适应各自现实的境遇,听其自然地与之相碰撞、相接触顺应其时态随机应变,就会发挥出火花迸发似地思维功能的作用。如果企图硬性地勉强去思考,就像把炉膛里塞满劈材那样,只是一味冒烟却烧不出火焰。

为所当为
1、不仅用脑筋去理解,更重要的是通过实践行动去理解。只是思考什么也不会产生,要行动,要不断做出成绩,要通过亲身体验去理解。

2、要不断干点什么。正如先生所说的“要不断干点什么”这句话,现在终于明白了。我们在一天的24小时中,必须不断地进行某种什么精神劳动,或注意些什么,或为了什么目的而必须让手足不断地活动。这是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这种精神,无论遇到怎样突发的事变,都可以间不容发地立即转换并指向新的事物。

3、去掉预先的考虑。过去我在工作的空隙,总好不断考虑关于“怎样考虑引导自己才好”的问题,然而,即使规定了某种行动方针,虽然放心了,却丝毫没有成为实际行动的规范。如果有时候没有提出什么所谓既定的方针,便越发不断地陷入了迷惑。今天,已经不再那样考虑,只是凭借朴素的欲望去干点什么而已。

4、不需要什么勇气。患者说“已经决定我自一月份开始必须到学校去上班,可是真不知道我是否有了去学校的勇气”。森田说“只要能去就行,不需要什么勇气”。

5、不要进行不必要的交际。所谓“广泛交际”实际上是一种虚张声势外强中干的虚伪精神,而不是什么在交际方面的学习。人们的行动必须是根据生活需要或者是受个人欲望驱使的结果。不要去进行那些不必要的交际。自己要经常注意,切莫丢失自己原来那谨慎的态度。一切活动必须经常出自本意才行,这就是去掉虚伪,回归真人的自然状态。

6、外表自然,内心健康。意思是说象健康人一样地生活就能健康起来。神经质者总是希望先消除症状、改善情绪,然后再恢复到健康的生活,这样做永远不能有健康人的生活。对情绪不予理睬,首先要象健康人一样去行动,这样,情绪自然就变成健康的情绪。

生活的准则
1、情绪为准则是指注重情绪的生活态度。情绪本来不受自己的意志所支配。这种看重情绪的生活态度是神经质患者所共有的。森田疗法要求对于不受意志支配的情绪不必予以理睬,让我们重视符合自己心愿的行动。当患者认为自己有病,并对症状感到精神负担时,医生就告诉患者:“这不是症状,只是一种情绪”,能体现你的价值的是——行动和达到的效果。

2、目的为准则。指不受情绪影响,注重于实现自己目的的生活态度。譬如外出去买竹子回来,当时的心情如何无关紧要,只要把竹子买回来,也就达到目的了,这就是成功。如果没有买来竹子,心情好与不好都是失败。从这个意义上,森田努力创造一种办法,让患者尽量抛弃以情绪为准则的生活态度。

3、行动为准则。惟有行动和这种行动的成果才能体现一个人的价值。一个人即使想法有多么高尚,若是偷窃他人的东西,那就是盗窃;反之,即使多少想过坏事,若肯帮助别人,就会被看成好人。舆论的评价就是如此。这就是“与其想,不如做”。从这个意义说,森田对情绪要求即来之则安之,要为实现既定目标去行动的生活态度,称作行动为准则。

4、天天是好日。如果工作、学习一天之后,感到过得很充实,那就是好日子;如果没能过得充实,那就是坏日子。至于这一天的情绪如何并不重要。

摆脱束缚
1、语言的束缚。人们在体验了某种经历后,总习惯于用好与坏、正与误、善与恶等词语来评价它。其实事实就是事实,它并没有好坏、正误、善恶之分,这些评价都是人硬赋予它的。而这种评价恰恰阻碍了人们认识事物的真相。正如森田先生所说的那样,“睡梦中的有和无,有无相加等于无;迷惘中的是与非,是非相加等于非,”因此在做事的时候,不要进行这种毫无着落的评价,只有这样才是脱离执着的方法之一。

2、理论的束缚。中国教育缺乏理论与实际的结合,在这种教育环境中生长发育的孩子们,很容易出现理论主义错误倾向。一般来说,神经质患者这种倾向是非常突出的。神经质者出现紧张不安就是“理论主义的错误”。对这些紧张不安焦虑等症状如果报对抗的态度,症状就会加重,即可能进入恶性循环,会产生“负效应的努力”。与现实脱离的理论主义错误常将我们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以极快的速度拉向极端。因此,“解决实际问题,不能指望哲学,而要依靠实践。当你偏向理论的时候,同样的一件事情,爱和恨、善与恶,便都十分费解。但是,实际情况却常常比想象要简单的多,而且还能超越最难的理论。”

理论的错误和认识与实践的规律
1、无善恶。陷入错误思想后,由此得出的善恶观,完全是虚伪的,是人为捏造的东西。善必须是真的。如果从自己纯真的原本状态出发,其中则无善恶。

2、睡梦中的有和无,有无相加等于无;迷惘的是与非,是非相加仍是非。所谓迷惘,就是执着于自己,不能正确地进行观察思维。无论是注意或是其他活动,都必须是顺应着当时的客观情况,自自然然地流动前进。人们常常是从自己主观愿望出发,想要如此这般地硬加安排一番。由于未能照想象的情况进行,所以,往往又形成思想上的冲突,陷入了思想矛盾,倘能顺从个人精神上的自然流动状态状态就会既无冲突,也没有痛苦了。

3、欲拥一波消一波,千波万波相继起。脱离自我的客观事物谁也能看清。自我判断的时候因为是面对自己本身,所以自己很难弄明白。因此依靠自我的了解是不能治病的。水面上的波浪再也不能用自己本身的水波来消除。

4、思想矛盾(恶智)所谓思想矛盾是指“应该如此”的理论与“就是如此”的事实之间有矛盾。据森田说我们的主观与客观、情感与知识、理解与体验经常互相矛盾。这是理性认识上的方法错误,它总是错误地认为凭着合理的、合乎逻辑的理性能够解决不合情理的情感方面的问题,并试图解决这类问题。

5、切莫拘泥于理论。切莫把自己的情况机械地与理论对照,勉强用它来校正自己哪里好哪里不好。最好切莫如此。但愿能顺应自然,保持安心经时度日的情绪就很好。要逐渐领会某种体验,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正确的理论。如果把理论放在首位,就必然要陷入错误一味深入迷雾之中。

6、事实与实践。人生的问题不能靠理论或理想来解决,而要靠事实和实践。人需要吃饭、希望工作,而且不愿堕落。人生的过程在于顺从自然。这没有定规的人生,要以事实为事实,要顺其自然地服从它。

7、事实唯真。只有事实才是真实的。它是以情绪为准则相对应的词。对无能为力的客观事实,就要承认自己无能为力。

三种境界

一、不安常在
1、不安心即安心。即使感到不安,如果能毫不惊慌失措地泰然处之,那么这种不安就会逐渐消失,即使有不安也如同没有一样。

2、为值得烦恼的事而烦恼。意思是不值得去烦恼的事,烦恼也没有用,值得烦恼的,不妨为之烦恼。

3、不安常在。人要活着,总会伴有不安。期望越大,不安就越甚,不安是必然存在的。你要摆脱不安,它却穷追不舍,你和不安抗争,它就一味地加剧。对于不安应该是来者不惧顺其自然,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

二、坦诚
1、坦诚当因脸红恐怖,在人面前被称作“你是腼腆的人”时,最好是敞开心扉照实说。“实际上我胆小而发愁,无论对方说点什么,我都立即脸红。这样无可奈何的事情真是少见。我真是的。”这种讲法暂且作为公式来套用也可以。请多次地反复使用。

2、纯真的心意思是坦诚的心,富于人情味的心。按照森田疗法的观点,“越是坦诚的人,治愈得越快”。

三、无所住心
1、无。最近这一阶段,主要感到能够带走的体验就是个“无”字。50天的休养,不想叫作什么治疗,所获得的,也就是这个“无”字。今后,我还有可能出现迷惑的情况。但是,唯独在这个“无”字上,再也没有什么迷惑了。

2、心随万境变,变化之处实幽玄。意思是:人的心境随着境遇不同而千变万化,甚至可以说:这种现象实在是玄妙。在森田疗法中它赋予的含义是“情绪就像天气一样容易变化;情绪恶劣时不要悲观,情况顺利时也不要高枕无忧,要着眼于行动努力去干。“

读书问题
1、读书的方法读书时,仅只通读一遍,不去思考寻找其他什么意思。在这样的过程中,将书中的大意自然地刻印在脑海中,趣味倒是非常地浓厚。

2、读书的新境界。如今读书,却全然处在一种毫无牵挂的境地。有时连早晨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时候读过的内容,也能很清晰地重现在脑海之中,再如,即使读书的当时未能立即记住的地方,事后考虑起来,却觉得记忆很好,因此感到非常高兴。

其他
1、地位、财产与名誉。森田说“所谓地位,是心身修养方面最可贵的东西。所谓财产,是能够满足衣食住行及其他需要和欲望的有形或无形的材料和手段。所谓名誉,是未曾做过有愧良心的事。以上是人生中的三个条件。”

2、胜与败。围棋多占一格就胜,缺一格就败。胜败是根据一定的条件决定的。如果沉湎于胜败之词,则必然形成各种精神上的苦恼。“围棋的对手,恨之入骨,却又爱不释手”。我们很想一格不漏地获胜这就是人生的努力。努力乃是我们人生的本来面目。如果放弃了胜败和努力,这时的人生则一无所有。安心并我们的目的,安心而努力才是目的。不肯枉自沉湎于胜败之词,就是安心。

3、有大疑才有大悟。越迷惑越好,越怀疑越好。这种矛盾心理越厉害,领悟就越大。

4、尽性有这样一句话,叫作“要尽己性,尽人性,尽物性”。所谓“尽己性”,就是要真正明确自己的状态怀着生的欲望去过积极的生活,为实现自我从现在做起,奋发努力。所谓“尽人性”,就是要肯定别人应有的价值,发挥他的长处。所谓“尽物性”,就是要看准每件事物的存在价值,提高它的价值。

5、发挥天赋。盲人没必要去和视力健全的人对抗,小胆的人也没有必要去和大胆的人们竞赛。仅仅照着个人的天赋全力发挥下去,就可以成为保已一或达尔文。

神经衰弱和职业类别的关系

现将男性患者社会职业的有关数字列举如下,借资参考。学生153人,商人79人,公司、银行或商店的职员52人,农民47人,职工43人,官吏39人,教师17人,医生、画家、僧倡、记者16人,实业家15人,无职业者14人。

由此来看学生最多,占32%,相当于全体的三分之一。然而,如果因此立即作出学生最容易患神经质,并认为它与当前的考试制度及学习负担过重有很大关系的话,这决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因为神经质是一种先天性素质,在思维发达旺盛的青春期发病的较多,所以,在学校教育普及后的今天,所占数字属于学生的当然就多了。另外,许多社会职业的统计中,年龄较大的人,多数也都经历过学生时代,从学生时代开始已经发病的也很多。为了对这一问题做出可信的结论,还必须调查年龄或发病时年龄的有关原因。

商业方面也很多,占17%。但是,这也不能立即断定是因为商业上精神过劳的人数很多。这些都不能单纯从以上数字来加以判断,必须进行个人情况的调查,才能有所了解。

其次,引人注目的是农业方面,比数也相当大。因为我在东京诊察,农民们常常特地从他们故乡的远方赶来我处。所以它至少占了全体的10%。其中,包括我在高知县诊断过的70个神经质患者中,农民18人,占26%。即便到农村田舍去看一下,也可知道农夫之中神经质患者很多。恰好接近学生人数的32%。作为劳动者,职工人数也相当的多。仅次于农业。一般把学者们的神经衰弱叫做文化病,认为是由于精神过劳引起的。因为还缺乏对其中各个患者进行个别调查,这也只不过是一种皮毛之谈。人们作为社会职业成为工人,是由于某种境遇所致。如果说,我们已经弄清楚了神经质是由患者素质引起的,那么,第二个因素便是职业带来的影响。

总之,社会职业同神经衰弱的关系,也不能单凭数字进行表面的解释。

神经衰弱和性别的关系

关于神经质患者与其性别之间关系的问题。我经历过的、手头有记录的共529人。其中男475人,女54人。

一般说来,妇女较男子身心过敏。还有分娩这一重大事件。还有所谓“妇女病”等实际上的神经质症状。所以,普遍认为妇女比男子患神经衰弱的人数要多。然而,这只是一种表面性的观察,很难令人立即相信。另一方面,从来我处就诊的人数看,女子神经质患者,仅为男子的十分之一。当然,绝不可仅仅依据这个统计,就可以立即作出女子神经质者人数少的结论。如果根据实际情况加以推测,男子多数具有访问医生、尝试各种治疗试验的自由。但是,女子却做不到。而来院接受治疗的妇女,其中多数人症状也比较严重,比较复杂。从某些方面讲,家庭富裕,能承担昂贵的治疗经费,不然,则是神经质素质非常重的。再从另一个方面讲,不来看医生的人,有的是因为家务忙,不能脱身,就象所谓“忙得连得病的闲空也没有”。即使患有神经衰弱的人数很多,或许因为它是一种很单纯的病,不用治疗,勉勉强强就能凑合了。据欧美的学者们说:当教师和护士的人数较多。但也不能把它想得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