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7月

《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目录页

序言
前言
译者附笔
第一部    神经质的实质
绪言
我的疑病素质学说
对神经质生理学的各种观点
对神经质心理学的各种观点
精神上的倾向性
什么叫疑病素质
强迫观念的发生
神经质症状来自主观世界
我的精神交互作用学说
什么叫精神交互作用
我所说的精神性心脏症
关于潜意识学说
恐怖的感受
痛苦情感的固着
我对意识和注意的看法
精神现象——联合作用
刺激和意识的关系
意识与目的的相对性
无意注意和有意注意
暗示作用
注意的指向与固着
神经质的分类
神经质的三种类型
普通神经质
对所谓神经衰弱症的否定
发作性神经症
强迫观念症
神经质的有关原因
关于先天性素质
神经质和体型
机遇性原因
后天性的境遇
神经质的疾病位置与异常性格的分类
对神经质的传统观念
我对神经质的见解
什么叫异常人格
对异常人格的传统分类
对人格的判定
我对异常人格的分类
第一类精神发育迟缓者(量的)
第二类人格的异常(质的)
第二部  神经质的治疗
绪言
本疗法的原理
心理矛盾
主观和客观
情感和知识
体会与理解
信念和判断
逻辑上的错误
自然与人为、目的与手段
观念的客观投影
顺从自然
精神的拮抗作用
境遇的选择
主观的涵义
关于注意
注意与意识的关系
精神的调和作用
无所住心
情感法则
神经质疗法的着眼点
我对一般神经质的特殊疗法
本疗法的起源
第一期静卧疗法
(1)烦闷即解脱
(2)无聊期
(3)不眠症
第二期轻工作疗法
(1)自发性活动
(2)超越自我意识
第三期重工作疗法
(1)排除价值观念
(2)对并非不可能的体验
第四期复杂的生活实践期
(1)读书与外出
(2)纯真的心地
本疗法取得的效果
治疗效果
症状的治愈过程
痊愈患者的病例
器质性慢性病患者的治愈
治疗经过
过去各种疗法的弊端
发作性神经症的疗法
什么叫发作性神经症
心悸加剧发作的病例
胃痉挛发作的病例
阵痛样发作的病例
强迫观念症的疗法
强迫观念的性质
强迫观念疗法的着眼点
进入恐怖感之中
盗窃恐怖患者的治愈病例
按照我的疗法进行治疗的经过
劝导说服疗法
什么是劝导说服疗法
逻辑性说服的弊端
精神的固着
以我为核心的主观武断
回归于自然
固执就是偏见
精神的变化
对待恐怖的态度
宗教性及哲理性劝导
从神经质疗法的疗效中得到的体验
和一般疾病的关系
关于病觉
宗教与人生现
与迷信的关系
与教育和卫生的关系
主要参考文献
附录
我的神经质疗法的成功历程
燃烧着的地狱图
焉能无法谋生
我年幼时曾患夜尿症
面对讽刺局面干脆拼上命给你看
特意搜集的各种新药
各种新奇的疗法
药防虚、灸生热,相对而言,适可而止
勿因迷信书本而丢掉常识
热衷于各种疗法
大学毕业后的催眠术
神经症和操作疗法
神经衰弱和生活正规疗法
精神病和静卧疗法
神经衰弱和说服疗法
二十年间的呕心沥血
神经质和我的家庭疗法
催眠术的治疗价值
什么叫催眠术
什么是催眠状态
什么叫暗示
催眠术在治疗上的应用
对治疗效果的评判
心身关系
催眠术是一种对症疗法
疼痛
五官的感觉障碍
内脏感觉及内脏机能的障碍
运动机能
神经性症状
器质性疾患
精神性症候
变态人格者的怪癖
临场苦闷

心理矛盾

所谓心理矛盾,是我对「但愿如此」、「必须这样」的思想愿望和实际情况,即预计的结果相反,因而发生了矛盾等情况暂定的说法。

所谓思想,是对事实的记述、说明和推理。而观念只是某一事物的名目或暗语。它们可以比喻为在镜子中的影子。这种影射出来的影像就是思想或观念,由此可知,观念或思想,不可能经常是按照原样直接相等于原始事实或实体的。

人们并不了解这种观念和实体之间的差异,常常依据个人的思想来构筑事实或企图安排事实,使之发生如愿以偿的变化。为此,常会出现我所说的思想矛盾。禅家所谓的「恶智」,心经所谓的「颠倒梦想」,也可以说是由思想矛盾引起的。例如可以想象,我由于得到神的力量能够在空中飞行,这在梦中任何时候都可以实现。然而,这只是梦想,并不是事实。

一般地说,我们的主观和客观、感情和理智、理解和体验之间,常有不一致甚或非常矛盾的现象,对它们绝不可等同看待。如果区别不清,就会出现我所说的思想矛盾。

不过,这些差别,只要摆脱错误思想,返回到它的本来,恢复事实的原始面貌,两者间就没有什么区别了。但是在精神发育的过程中,就象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那样,思想发展到极点时,其间会出现很大的差矩。如象针刺皮肤就感觉疼痛,患流感身体就不舒服那样,刺激和反应,即客观与主观时常是一致的。对母亲的亲切感情和对母亲必须敬爱的理智,或者对物体之间距离的认识和对它们之间活动的体验,这一切是相互对应的两个方面,一般常常是一致的。但若脱离一方,则必偏向另一方,倘再有所发展,此时或出现痛苦的固着或是重复思想的迷误,终将成为禅语所说的恶智,越来越陷入迷妄之中。我认为:所谓「领悟」岂不就是打破上述迷误,使外界与自我,客观与主观、感情和理智等取得一致,呈现事实的原状,使之回到察觉不出两方差异的状态。